2018年1月21日星期日

邝老五:寒枝雀静(诗歌圈)



邝老五:寒枝雀静(诗歌圈)





8月
盛夏
喇嘛庄

一处破损的农家老院子,满院子的苞谷,两株向日葵。院中弯曲的小路两旁,横七竖八的倒着“牛二”酒瓶,一方块朽木小桌,一碟花生,两支缺口酒杯。

两个人
花老头与我
花老头是个诗人——何路
58071341517405_副本.jpg

诗人何路与邝老五

瓢泼大雨中,雨水与酒相欢,溅起的酒水雨滴在小桌上舞蹈。
沙哑的歌声启:“有一个花老头,有一个花老头﹏”
醉眼迷蒙里,我与花老头脱掉衣服,任大雨与酒浇透,我仰躺于雨水湖海中时,混合着酒精,雨水,风中凌乱的歌声一起飘摇!

是时候了,在看不清世界的瞬间却感知到了诗坛的变幻深邃以及更多的滑稽,我试着去撩拨言说。



80年代
朦胧

北岛的扇

北岛是个喜用“扇”这把武器的岛主。常在月光下出现,用扇遮住半边脸,扇面缓缓打开,上赫然写着: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去国多年后,他乡的月亮并不圆。归乡心切的他,在几年前的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扇面一抡,甩出《对未来发出的9封信——致2049的读者》

timg_副本.jpg
诗人北岛

他娓娓道来:“2049年距今还有四十年。如果说我还有什么梦想的话,那就是中华民族早日从物质主义昏梦中醒过来,通过几代人的努力,掀起伟大的民族文化复兴运动,彻底改变我们的文化风貌和精神品质。”

多么高大上的家国情操。这和最近那位《相信未来》的食指,义正辞严去指责余秀华简直是一脉相承,挡不住老诗人们情怀爆棚,今夕何年?岛主现在“诗意地栖居在香港” 连续入选各种版本的“华人公共知识分子”名单。就用他在《回答》一诗里摘录一句回答他吧。

     “冰川纪过去了,
     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凌?
     我不相信。



顾少年的剑

白帽,
一袭白衣,
远离尘世的飘逸。

少年顾城应该手握一柄薄如蝉翼的剑行走于诗江湖。 “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我想涂去一切不幸。”因为他任性,想用轻灵的剑“在大地上∕画满窗子∕习惯光明”。

U2D1274671514R445_副本.jpg
诗人顾城

因为他任性,少年顾的奇幻漂流至新西兰的激流岛上,一把沉重的斧子砍向了自己心中“唯灵轻之剑”和他的妻子。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爱无能,
剑折尘土,
挥斧的悲剧。

少年心若没有冷,
手绝不会这么冷!
他若没有恐惧,
手也绝不会这么冷。

现在阅读顾少年的诗歌更轻了。


诗坛“琅琊榜”

“诗歌圈喜欢戴帽子。”这是一次在北平“非非主义”诗歌聚会上我给其主干将留下的话,并随手把一顶牛仔帽戴在其头上后扬长而去。

在中国大陆的文化景观中,没有任何一门文化江湖,像诗歌圈一样时髦命名,主义横行,流派众多。若你不会斜目而视的话,冷不丁就会陷入他们自鸣得意的门派斗争泥潭。

诗坛“琅琊榜”的癖好肇始于80年代前中期,有好事者振臂一呼,纷纷响应,迅疾连结中国各地的诗歌闯将,号召“联合举办中国诗坛1986’现代诗群体大展档案”。


世纪末囊仿牌日常主义下半身乌新自然主义青体梨花体野牛诗非非主义撒娇派超感觉莽汉主义生命形式情绪独白阐释主义呼吸派

诗派众多,排名不分先后

得益于所谓的“八五思潮”的激荡,打起旗号就勇敢称派的举动,其感觉就像是一场‘闷骚’性极强的运动秀。很多人生吞活剥,囫囵吞枣消化了西方文学哲学著作后的营养不良,其概念化的诗作品五花八门,飘忽无力。其整体感觉是令人乏味的,他们的“反叛”只是生理的结果,很少精神的结晶,从始至终,激情有余,理性不足,所谓的“诗歌实验语言”就是混乱与盲动的结合体。

“先下手为强”成为座右铭,“排座次”打入强心针。

这样的冲闯运动秀,其结果倒是给后来膜拜者留下诸多想象的空间,貌似那真是一个“诗衣飘飘”的时代,其势正盛之际,他们自我感觉超爽,自以为超过了战前弥漫欧洲的先锋艺术,并比肩于六十年代美国文化异变。从表面现象来看当时的确如此,每有偶像级的诗人朗诵会,虽说不至于万人空巷,但其火热程度与后来的“娱乐明星”演出没有两样,也体验到了就像当下“网红”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待遇。

现在回眸那段诗史深处,又有几人记得那时代诗歌宣言一箩筐,主义满天飞的盛景。可能连众多各门派的主将都把自己的“诗歌宣言”忘记九霄云外了吧。

因为上山早,聚义厅自然有了一把好交椅。当初众好汉的魅力劈叉,为未来的广阔经营带来了历史红利。想当初瘦骨嶙峋的诸多诗青年,现当今已是海内外著名诗界大佬,名流。主流当中的主主流了,资源与话语权那是杠杠的。满世界的诗歌讲座,回忆是甜的。唾沫乱飞的演讲,高价烫金的诗集封面, 调皮的对着历史眨着小眼。


海子的“流星锤”

这是一对由“亚洲铜”熔炼敲打出的流星锤,海子拖着它从中原去往北平,载着“一万多行的长诗”拉进蜀地,也朝圣藏地路过“德令哈”,最终散落在山海关铁轨周围。

我这样叙述海子生命经历的短暂过往,并不是他真有一对现实中的流星锤。而是他的诗歌和人生轨迹宛若一对时空中不断舞动的意象“流星锤”。


诗人海子

海子的诗和八十年代兴盛的现代主义诗歌所追寻的道路有着极大的差异。况且那时以所谓现代主义“宣言”叫嚣的诗歌圈已封闭成一个又一个的圈子。“北京的(诗歌)圈子很严,简直进不去!”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码头意识强,海子与这些圈子的交集中,敏感脆弱的他不断遭受羞辱与冷落。


亚洲铜 亚洲铜
击鼓之后 我们把在黑暗中跳舞的心脏叫做月亮
这月亮主要由你构成

海子这首早期的诗《亚洲铜》,已预示出海子诗歌意象的本质。在书写实体(物质)里外元素下,打通与肉身,灵魂暗含相近的通道,在宏大(外在形式)与细微(心神层面)之间交替穿梭,反转与递进自由腾跃,相关或相左的元素起合转承自如。

“海子现象”生成后,在诗歌圈内一致存在着“高估与踩扁”较劲的拉锯战。这种“分裂”看法可能在中国大陆诗歌圈独特一景,海子是睡着了,神话与恶贬却在冬天全面复活,平庸的时代有“炒吵”的也算聊胜于无吧。

太敏感,太脆弱的天才在俗世层面可能隐忍退让,在心灵追求方面却把自己推向极致。所以海子一面向他的红头发“瘦哥哥凡·高”呼喊:

把星空烧成粗糙的河流
把土地烧得旋转
举起黄色的痉挛的手,向日葵
——《阿尔的太阳》

9083b325tb5e7d34c4b29&690.jpg
文森特•梵高  布面油画   橄榄树

另一面却在“德令哈”向姐姐倾泣:“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姐姐, 今夜我不关心人类, 我只想你”
——《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

耀眼的流星滑过。

601125e0t8419786d63d5&690_副本.jpg
邝老五  行为装置  纪念海子 泥土诗书

某年,我与友人前去海子的故乡安庆会友,与写出了“我一生都在反对∕水泡冒出水面”的安庆诗人余怒等众诗友席间商量,去看海子墓。真要出行的那一刻,我却没去,自我感觉无聊且无趣,直到某年在海子忌日这天,我在潮白河边用泥巴垒砌了一本土地诗书,在其上用蓝色书写了纪念海子的诗。诗人曾德旷举着“我有罪,我写诗”的纸牌在河中游来游去。

50bc421ct739a496bbee1&690_副本.jpg
诗人曾德旷与邝老五

海子生前寂寞无多大名声,死后却赫赫有名。也因此使几大帮“废话,口语,下半身等诗群”羡慕嫉妒恨,在其诗歌界内部形成荒唐的政治正确:“夸海子是可耻的!”我非诗界中人,说句客观的话“这帮人踩海子的同时,双手也捧出几首鹦鹉学舌的小诗,鸡贼而不诚恳,亦缺风度”。就说海子的史诗巨作《太阳七部书》(未完成)不知要甩尔等小诗人几条街,尔辈三生三世的修炼也触碰不到诗的皮毛吧,好好读读《太阳七部书》。

海子的流星锤向虚空一击,擦出火花,向大地一砸,熔岩咆哮,这是他诗本具有的力量。在血与火,炙阳与冷月,天空与大地,铁与骨,碎裂与飘荡中涅槃。

不神话他,学会倾听他!


九十年代
金色的判官笔

海子作为绝响式的诗界悲剧符号预示八十年代诗歌热收场。九十年代的诗人在商品经济大潮中迅疾偃旗息鼓,大多诗人们把写诗的纸张收进抽屉,转身在遍地黄金的土地上寻找商机,倒也赚得盆满钵满,虚热的诗坛终回正常,写诗读诗的人大面积减少,但诗集却出得不少。诗歌在意识形态,市场经济,大众传媒中淡出视野,唯一有些亮点的是“知识分子写作”与“民间写作”的论争,穿、点、挑、刺、戳的判官笔花招,自然吸引不了诗人与公众匍匐在金钱世界的眼光。乏善可陈的一个时代,没有言说的兴致。


两千年后
互联网
斗与咒

拜互联网的普及,传播媒体平台的改变诱发了草根诗人的狂欢。但早已“开宗立派”的八十年代的诗坛“教主”们经过商业大潮的洗礼后,在经济上已站稳了脚跟,并迅速的与官方资源结合,在其出版,设奖颁奖机构,博客,论坛,微博,微信等平台收割利益。把控话语权与培植合乎各自诗理念的拥趸信徒,彼此之间水火不容。时不时会在网络空间制造出“网红”诗人,“诗体化”层出不穷。因他们之间形成的门户之见,争斗激烈,感叹相互之间的恶语贬话超乎我的想象,有时为捍卫教主不惜拳脚相加。曾住在我前院不远处的一诗人为支持其拥戴的教主,在一次支持此教主的诗会上,裸体诵诗抗议后想不到竟然被拘留十天。网络世界的碎片化也意味着“网红诗人”的昙花一现之宿命,诗歌走向浅表无力化,也就更加小众化。

我一直对诗坛的诗歌大奖赛和排行榜感到莫名其妙,我把此归咎于八十年代诗坛喜好树立派系所种植的恶果以及诗坛未脱离体制“狼奶”的根本原因。有次,就此现象与一当代诗人辩论,在我话语的穷追猛打中,他气鼓鼓的从背包里摸索半天,捧出一尊主流诗坛的奖杯摆在我面前得瑟。诗人对主流诗坛荣誉艳羡令我讶异,若因名次靠后而生恨的诅咒,其强度比看日本恐怖片巜咒怨》的能量还要深二度。就此一点,当代艺术家们就比诗人强,现在从事当代艺术创作的艺术家有几人还会关心全国美展呢?

宋庄草根诗人不少,有才华的没几个。当我看见满头银发的老诗人在台上诵诗,台下竟然无人倾听,江河日下,荒凉景象是诗界本质,诗歌的昔日荣光是永远回不来了,一叹!我就在宋庄一次大型诗歌朗诵会上,有感于诗人朗诵诗歌的有气无力,朗读歌功颂德的诗歌愤而现场作诗一首,诗名就是巜诗》。

诗 微纪录片 邝老五


玉珍的孔雀翎

90后
玉珍 女诗人

她带着一种武器叫“孔雀翎”。打开之时,暗器四射,宛若孔雀开屏,令人目眩神迷。

我是在网络时空里,无意中读到了一首《帝国衰亡的前夕》(6首)不禁拍案叫绝!

这是个荒谬的时代,但我活得
过于正确。
我的脸忧国忧民,因疑惑而有点沉重
在她上头一把无钥匙的锁
          ——《不正确》

初以为这诗是位饱经风霜,有着太多生命磨砺的诗人所写。万没想到的是出自一位90后女诗人之手笔,我饶有兴致的在网络空间里主动搜索她公开的诗作,阅读后,感觉真是了不得。说她是天赋异禀,也不为过。

601125e0gy1fnkv98or1mj21a70qoqlj.jpg
罗玉珍 90后诗人

帝国衰亡的前夕,天空静谧
建筑屹立着辉煌,孩童在河边嬉戏
古老的夕阳如回光返照
帝国并不在时间里,帝国不遵循
时间的生老病死。在宽大的布列松河岸
——《帝国衰亡的前夕》

诗不是人人可作,诗之奇异,是本具有魔幻般的吞吐能量。诗人这副肉身储存器,隐秘的得到了诗神的点拨后转化而来,并把人带离“人世仓惶”之地,飞升至洁净之处。

玉珍在其一首诗中如此写道。

唯一唾手可得的囊中之物
怎么写都是无罪的
只有死亡像极了我的沉默

当老诗人批评女诗人不关心民族国家,只关心打炮的时候;当“下半身写作”在网络叫嚣经典与伟大比拼的时候;当“废话”在口水里泡澡,空格键翻飞的时候;当“口语诗”两片薄唇上下抖机灵的时候;当油腻男诗人催生“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发情过程的时候;当“这体”“那体”与网友苟合叫好的时候;当“低诗歌”倡导低无遮拦得时候;当“垃圾派”决绝要颠覆诗歌传统的时候。网络狂欢背后不过就是一地鸡毛,不过是在这兴盛养蛊之地不断制造垃圾话题,不过是语文荒芜,词语腐败的当下廉价娱乐消费。

当然,你们要比“歌德派”“内牛满面派”可爱有趣多了。

对此等现象,玉珍的孔雀翎已发出了这道暗器,用《闭嘴》之诗替我解决了这些傲娇的家伙们。

还有歌声在喉咙夭折,她偏爱
对着墙壁倾诉,两片无法炸开的花瓣
吃进了嚎叫与咒骂

没有人明白哑巴的倔强
只有铁深谙沉默的力道
我的嘴深爱着闭嘴

我对诗歌圈的评述,只能算是蜻蜓点水,谈不上专业。我向那些自处于边缘化立场写作的诗人致敬,为少数族裔母语写作的创作者献上哈达,特别要为只写给自己的诗人鼓掌。

诗歌不会死。令人忧伤的是,诗人们已成群结队而来,这次他们准备密谋杀死“会写诗的“小冰”机器人”


尾声

大雪,
极寒,
潮白河岸,

一棵枯树残枝上,一只倒挂的小鸟,另一只缩头呆立的小鸟。
花老头缓缓举起了右手向那只呆立的小鸟致敬。
我却低下了头,向那只倒挂的小鸟默哀。

寒枝雀静

2017年12月31日星期日

邝老五:离北平,寒枝雀静(绘画圈)






邝老五:离北平,寒枝雀静(绘画圈)

18年前,为了自由,去往北平
18年后,同样为了自由,离开北京


——邝老五

 在我离开北平宋庄艺术村前的那段时光,当八九点钟的太阳升起时,就是我开始创作的时候。有一只流浪野猫就会顺院墙而下,静悄悄的躲在院子里的杂草中。

悲催的是,这是只瞎了左眼的猫。

我暗自揣测,它可能在我背后全程偷窥了我离开宋庄艺术村前,创作完成的最后一幅作品《金刚舞》。

104990442_副本.jpg 


六字真言系列:《金刚舞》创作前

我不知流浪野猫为何独对此院青睐有加?也许是流浪太久了来打盹,更可能的是伺机寻找它的猎物。隔三岔五院子里会上演如此一幕,我在一幅8米×2米的画布上搏击,野猫在院子杂草中搏杀觅吃小鸟,一地鸟毛散落在残秋中败坏的枯草叶周围。

《金刚舞》纪录片

我们都在消耗,在残存的莫可名状的氛围中,彼此心照不宣的干着自我认为的大事。

我把《金刚舞》作品的完成作为对艺术村创作时光的了断,和过去时光的切割的决绝心意已是截铁。把我的激情倾倒在画布上,飞溅的色彩就是我过去与此地结缘的点点滴滴,放纵与冲动赋予生命轮廓,狂喜与澄明成为自我注解。
在端倪宋庄过往现象的五味杂陈中,反思与批判就成了必然!

IMG_9560_副本.jpg 
《金刚舞》画作前

十八年前的那个卷着大舌头,普通话都说不利索的藏族文艺青年去往北平。当时,他不可能右手装模作样的紧握一把雨伞,攥紧左拳,目光炯炯的扫射京城。因为他至少知道这一点,北平雨少,风大。

我唯一的行囊的是背着一大卷从高原创作的画作和几只干硬的半残画笔,一头扎入了水深火热的所谓艺术村,在此地度过了我在宋庄的泛着青光的十八年岁月。

宋庄是文化艺术江湖,圈子化是他的内在属性。尽管在上世纪末我初涉此地的时候,不多的艺术家散落在萧条的北方村庄的农家院落里,延续了圆明园画家村的两个一伙,三个一群的圈子化形态,从这样的角度去审视我度过了十八年的所谓宋庄及北平文化现象。我看圈子,圈子亦在看我,观看圈子的那些局外人站着说话腰不疼的指指点点,内卷与外翻构筑的文化景观,自然可以说道吐槽!北平,你就在我的话下!


                                             


上世纪圆明园画家村的被驱逐事件后,有部份艺术家选择落草在北平东郊的农村宋庄,这批艺术家应该是早期宋庄艺术村的主创人员,他们带着从圆明园撤离的受伤情感,很不情愿在农家小院里呆着。其主要的创作多以光头大脑袋,嘻嘻哈哈的形象创作风格被圈内人所熟悉。这种绘画风格风靡市场,钱多多火爆后,影响了宋庄一大批艺术家的创作倾向,一时间,光头林立,嘻皮笑脸,艳俗浅薄的绘画风大面积的涌现出来。有艺术家更恶俗,连老虎,阿狗阿猫阿猪都不放过,生拉硬扯的给这些动物形象附加上玩世艳俗风格的表现手法,画面以肉红色,粉色为主调,不给动物形象画出一排整齐洁白的大白牙而誓不罢休。这绝对是宋庄绘画界的灾难,以致我有次去画材店卖肉色,玫瑰色,粉色而不得,竟然脱销了,欲哭无泪!

     1319360699.jpg 

(作品画面截图)千人一面的感觉

宋庄绘画圈的此类风格至今都连绵不绝,记得有次有一当代水墨画家看到此类现象气愤不过,竞而当着此类风格的理论教主大骂:“他们都是你的狗!”宋庄当仁不让的成了“玩世主义,艳俗艺术”的大本营。

玩世主义和后来所谓的艳俗艺术在绘画语言的表皮行走,他们自己称道所谓观念注解,更是牵强附会,近似放大版的漫画效果。当然,这些画作,初次瞅瞅有些微惊喜,多看一眼后如同嚼蜡。其精神底蕴主要来自于王朔“痞子文学”的潜在影响,我是流氓我怕谁,一副玩世不恭的所谓纨绔“大院子弟”处世习气,并被艺术圈草根创作者们顺手牵羊的拿来反刍,想当然的把“流氓精神”当做文化反叛精神的主旨,以抵抗主流文化,却没明晓主流文化才是“流氓精神”的鼻祖。

光头,波皮的图像很机巧的被艺术理论推手硬生生的嵌入到后八九的荒诞图景中,并渐次从打哈欠的人华丽转变为巜时代》封面解救中国而呐喊的象征符号后再转回大陆,又与时俱进被抬举到八九后知识分子的消极无为的精神状态象征,而被艺术圏吹捧,为那一代文化人的精神墮落寻找出圆滑托词,以致后来被招安成国家当代艺术研究员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嬉皮笑脸的图像符号泛滥成灾,精明东西方收割下游刃有余。当然,从玩世风格里滑出的寄生儿艳俗艺术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其艺术价值指向几乎接近于零。

530cad3711614.jpg

 方力钧作品 《打哈欠的人》 布面油画  1992

若论艺术圈的大头,笑脸,近似戴面具的绘画形式,唯有耿建翌在1987年首次创作出的笑面形象风格有其独特的艺术价值,因为这和早一点“痞子文学”崛起后的药效所致有关,在耿建翌的绘画图示下,那么,后来铺天盖地与此相似跟风,模仿的画作就显得毫无意义。


U5566P1081T2D83976F6DT20120910172511_副本.jpg
耿建翌  第二状态  布面油画  1987

就连因画“假面”人而爆得大名,并与“万精油”马云合画作品,而创天价“爱抄袭”的艺术家曾梵志。在1949年已去世西方画家恩索尔,若看到曾梵志所创作“中国假面”作品话,叹服山寨能力之强,可能都会从坟墓里惊坐起来吧,投去一道鄙视的目光,深深的那种!




                                         曾梵志 面具作品1996


恩索尔(面具作品(James Ensor 1860-1949)



不知从何时起,在宋庄的大地上涌现出大批仙风道骨,一脸菜色的国画书法大师们,他们把工作室的匾牌制作的超级巨大,莫不冠上艺术大师,天下巨匠,宇宙杰出人才的名号。

特别是以画大波汹涌著称的国家国画院院长杨晓阳咬牙切齿的吼道:一定要把国画院的大旗,插在宋庄的土地上后,宋庄街道的显要门面差不多被这些装神弄鬼的传统文化大师占据了,这些国家画院及各地画院,美院,美协,书协的头头喽啰们吃着纳税人供养的皇粮,用极少时间画些小品画作,大部分时间流窜在京城大大小小贪官们的门庭中 ,一道扶持着中国庞大的所谓传统文化市场的繁荣。国画书法大师们如蝗虫般的涌入,挤压着号称中国前卫艺术宋庄当代艺术家们的生存空间,国进民退的国家文化大战略在宋庄获得空前成功。


从成立宋庄艺术促进会那天起,官方就开始明里暗里的对艺术家进行招安,伪前卫伪当代艺术家们趋之若鹜的投送其怀抱。

601125e0gy1fmtezb0qgjj20bx0af3zq_副本.jpg
2006年,财经时报采访邝老五对成立”宋庄艺术促进会“的明确看法

再加上这几年在宋庄艺术家党支部的英明领导下,收编了从前以主办先锋艺术网站的主编,和一帮“玩世,艳俗”干将们,吆喝着一些墙上芦苇似的青年艺术家,乐呵呵的操办着“宋庄梦”艺术节,转眼成了新的社会阶层人士。被打压的艺术家是不是已被你们划归至低duan阶层里去了?这和你们早些年鼓噪的“不合作”“独立”理念大相径庭,节操碎在了宋庄的马路上,成了自身的叛徒。

1781833512.jpg
宋庄艺术区官方管控机构

更让人惊异的是一些因强拆工作室的艺术家被钢叉叉在地上,没多久后又光荣的在宋庄艺术节上大谈艺术区建设,毫无违和的与伪艺术家们坐在了“白套子,黑名字”的宋庄艺术节的开幕式那白的发亮椅子上,宋庄总算有了个黑白无常的“群英榜”。



               艺术家工作室被强拆
黑白无常群英榜

宋庄的收割是成功的,但最荒诞的是一次小堡的一村领导带领队伍去强拆艺术家的工作室,想不到第二天他们自己建租给艺术家的楼房也被强拆,接着他又战斗在对抗强拆的第一线,难啊,手心手背都是“肉”!

宋庄这个被打造的国家文化产业创意区,实质上虚挂艺术招牌,实做地产生意,若不靠炒房卖地,大家都只得去喝西北风了。而今,就在宋庄,打着当代艺术招牌的艺术机构多如牛毛,五花八门的展览目不暇接,观众都是些自己人,相互观摩,彼此捧杀。

宋庄热背后各怀鬼胎的虚假跃进的浮华景象。

这不,有天晚上,我经过这些国画书法大师的丛林匾牌中,抬头一看,宋庄上空出现奇异一幕,仙丝飘飘,此时此刻,国画书法大师们正在集体发功,口中高叫“越是民族的,就越是是世界的!”。癫狂状态中与京城里的贪官污吏一起修炼天人合一,随心所欲的层次,快要成型为一道结界了!

冷汗!我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希望当下正在北平城里强拆匾牌的狂风莫刮到宋庄,这是会影响大师们发功的啊!


当我创作完《金刚舞》后并把宋庄18年的所有画作装箱托运走的那天夜晚,那只瞎了左眼的野猫闪电般的蹿出院墙,沿屋脊迅疾消隐在黑暗中。就像那些隐藏在宋庄多年,暗黑事物能量的积聚与邻居“老大哥”摄像头监控所带给我的刺痛一样,我将与此渐行渐远。

IMG_9550_副本_副本.jpg

邝老五  金刚舞 (8米乘2米) 布面油画 2017

2017年5月16日星期二

100粒青稞种子(五)纪录片


12年磨一剑的作品终告完成。
《100粒青稞种子》最终以装置艺术和影像艺术呈现。

601125e0gy1fflxpjie08j20zk0qok3g.jpg
100粒青稞种子   邝老五   2017

若北宋画家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以长卷形式记录表现了当时北宋都城(汴京)城市面貌和社会各阶层人民的生活状况。那么,《100粒青稞种子》则呈现了当代全球化(地球村)中被碎片化信息裹挟的各阶层人的世间百态,被媒体信息操控的社会(报纸,电视,电子网络,社交媒体等等)吞噬了早已被原子化的个体的思想、意志和情感。《100粒青稞种子》是媒体信息时代的一曲挽歌,佐证了当下时代的各种真实,意义和价值的界限自爆于其中,媒介的超级膨胀在社会空间中内爆后一次又一次的周而复始,完成了对社会大众的控制。

这件具有综合艺术特质的作品《100粒青稞种子》 ,在我的整个艺术创作经历当中对我自身来说具有新的突破和超越性价值意义,是一件能够经历时间检验的作品。

转经筒里装载着代表世间百态的100位世人的“媒体信息喧哗经”在轮回时空中转动。

嗡 阿 吽 班 杂 咕 噜 叭 嘛 悉 地 吽

601125e0gy1fflxpkvk92j20zk0qo7hd.jpg
100粒青稞种子   邝老五  2017

100粒青稞种子 纪录片(短片预告)



岩巢艺术工作室
601125e0gy1ffm3rkfk8bj2076076q3f.jpg
扫一扫关注邝老五微信公众号














2017年2月7日星期二


  100粒青稞种子(四)

            种子的能量及隐喻   邝老五(图文)
地球是星际飘来的一粒“种子”所孕育,青藏高原诞生于这蓝色星球,藏人繁衍于这片土地,青稞种子在藏人开垦的土地里生长,成为藏人的主要食粮。十二年前,我通过劳动采集了100粒青稞种子,又把这100粒青稞种子寄给了这蓝色星球上的100位世人种植,至此,这100粒青稞种子散落于世界各地,予以了每一粒“种子”的不同命运,这些种子能量弥漫于作为一个整体的神圣宇宙之中,与此相互联系。


一只盲鸟
喙里叼着一粒种子
飞进大理石雕像眼瞳里
生长成青色的睫毛

有一天
青色睫毛变金黄

掉落
捡拾
从此炊烟袅袅
山谷里金黄一片

100粒青稞种子》是一件跨时12年的作品,时至今日,究竟如何定义这件作品?依然使我犯难。能定义为行为艺术吗?是架上绘画吗?是波普艺术吗?是集合艺术吗?是涂鸦艺术吗?是装置艺术吗?是新媒体艺术艺术吗等等?若这件作品从后现代艺术的范畴中或观看经验视角出发,仿佛总能发现这件作品有与此相关的一些元素,但却不精确。正是这类无法精准定义的作品才是我这件作品的生命力之所在。
 IMG_0486 (2)_副本.jpg

事实上,在我与诸多艺术家,学者,公知,异议分子,律师,老百姓的交流中,大部分人对艺术的理解还停留在一件作品“美不美”“像不像”等浅经验层次,审看艺术经验的落后无疑阻碍了文化价值系统的提升,也使诸多人在思想观念,审美素养上停滞不前,就更别说当代艺术能推动社会解放进程。若说当代艺术几十年来的理念推广在社会层面的启蒙价值为零,也不为过。

IMG_0488 (2)_副本.jpg


借这次全面发表《100粒青稞种子》作品视觉图像之际,我亦从这件作品最初的动因,实施,收集资料,酝酿,创作等以及最后形成的艺术形式做些梳理与阐释。种子是自然中最本质,最坦诚的存在,我也力图在诠释这件作品把真诚付诸笔端,以较为浅显易懂的方式道出这件作品的由来。

IMG_0836_副本.jpg

IMG_0837_副本.jpg

IMG_0840_副本.jpg

IMG_0845_副本.jpg
第1粒青稞种子
创作缘起

12年前,是我第一次北漂后回到故乡高原的那段时日,仿佛一种不可逆转的颓废氛围笼罩着我,因北漂闯荡的不尽人意的落寞写在脸上,因与亲朋好友无法深入交流而郁郁寡欢。绝望与未来的不可预知促使我逃离那个叫“壤巴拉”的高原小镇,我像疯子般的爬遍了那座高原小镇的所有山岭,我穿行于荆棘丛生的森林,任尖刺划破我的肌肤。在某一天,在落日黄昏中,我钻出一片森林,注目于一片青稞地,跃入青稞地里躺在麦穗下,在那一刻,神秘的启示破空而来,邮寄青稞种子,骑行川藏的行为艺术已在意念中生成。
IMG_0846 (2)_副本.jpg
【第2粒青稞种子】
100粒青稞种子》创作起因源于某种神秘启示,我毫不避讳这一点,我的神灵启示了我,这件作品对我是没有多少意义的,除非它表达的是神的想法。我只是完成了他。
IMG_0851 (2)_副本.jpg
第3粒青稞种子

IMG_0852 (2)_副本.jpg
第4粒青稞种子

IMG_0857_副本.jpg
第5粒青稞种子

青稞种子的收集是通过我的劳动得来,这显露出日常化的一面。从日常收集到邮寄,这100粒青稞种子的语义开始转换,从大自然的能量与恩赐开始投射于多维度的社会面相。从司空见惯的青稞种子脱离日常命运,经我手后通过邮递员的寄达至另一人种植,青稞种子变换物理空间进入社会空间。在对青稞种子轻微干预中,揭示青稞种子与收到青稞种子的人互动的引申意义。收到一粒青稞种子如何对待这粒青稞种子又生成另一种艺术观念,处理青稞种子的行动亦会在另一物理和社会空间生发效应和新语义。相互嵌入与溢出,使收到青稞种子的人在从青稞种子表面的物质形态转化自己的感悟与认识引向精神领域,体悟超越日常解放性的艺术观念。
IMG_0861 (2)_副本.jpg
第6粒青稞种子

IMG_0864 (2)_副本.jpg
第7粒青稞种子

身体不仅仅是社会的源泉和社会的定位场所,还是一种至关重要的手段,个体借此定位在社会中,也产生对社会的定向。在邮寄100粒青稞种子,骑行川藏的行程中,我的身体体验与精神历练无疑与这100粒青稞种子以及寄赠的100位世人产生关联,每当在当地邮局盖上邮戳,粘贴上青稞种子,投进邮筒,青稞种子作为基本接触点的功能已显现,映射于个体之间构筑的社会形式,社会生活的脉络就此涌现,开始将我,青稞种子,100位世人相互维系。“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动地球”正如阿基米德所言,青稞种子在我这里,就成为了这样的一个支点,当然,我不是用青稞种子来撬动地球,而是用作多维社会的中介,为有潜力导致社会互动的共享框架的那种思考奠立了基础,以此来考察社会空间中个体,个体之间以及生成社会性相关联的诸多现象。
IMG_0865 (2)_副本.jpg
第8粒青稞种子

第9粒青稞种子

IMG_0874 (2)_副本.jpg
第10粒青稞种子

IMG_0882_副本.jpg
第11粒青稞种子

IMG_0876 (2)_副本.jpg
第12粒青稞种子

在骑行川藏线的路上,青稞种子与我合二为一,(带着我的体温和汗水)青稞种子作为想象斑斓社会生活的可能性的替代物而登场,并负载着我的艺术观念,即万物皆是“轮回缝隙里偷生的一栗”,所指向每一栗生命都是从束缚他的地方解放出来,成为自身与空间环境的对镜,一种双重的凝视。
IMG_0884 (2)_副本.jpg
IMG_0885_副本.jpg
第13粒青稞种子

IMG_0889_副本.jpg
第14粒青稞种子

IMG_0893 (2)_副本.jpg
第15粒青稞种子

若从成都寄出第1粒青稞种子,到拉萨完成第100粒(最后一粒)时,一个阶段性的创作已完成,这即是这件作品的行为艺术阶段。但这不是这件作品的最终完结,而是派生出另一个阶段的创作,即在此后的12年中,收集我寄给这100位世人的信息,其收集方式主要是在报刊,杂志,网络媒体,个人生活物件等当中寻来。我收集这些媒介信息作为我创作的材料和所呈现的观念符号。
IMG_0897 (2)_副本.jpg
第16粒青稞种子

IMG_0901 (2)_副本.jpg
第17粒青稞种子

IMG_0905 (3)_副本.jpg
IMG_1017_副本.jpg
第18粒青稞种子

媒介就是讯息媒介是人体的延伸。麦克卢汉认为:在技术特别是传播技术飞速发展的新时代里,人们如果不想成为文盲的话,或者在媒介本身直接影响我们内心最深处的意识的情况下不成为被动的受害者的话,就必须采取艺术家的态度。艺术家的头脑在大家都认可的文化中对现实扭曲的暴露总是最敏感和最机智。

IMG_0913 (2)_副本.jpg
第19粒青稞种子

IMG_0909 (2)_副本.jpg
第20粒青稞种子

IMG_0917_副本.jpg
第21粒青稞种子

IMG_0923_副本.jpg
第22粒青稞种子

IMG_0928 (2)_副本.jpg
第23粒青稞种子

在鲍德里亚看来,就是当媒介在人与社会之间、人与人之间把任何互动通通内爆为一个平面,内爆为一个单向度的时空现实之际,整个社会交往和社会价值都被瓦解了。在媒介时代,人们通常是在信息中获取必要的意义,形成人们的经验知识和某种看法,这就对信息内容的真实与否提出了要求。需要审辩的是,媒介事件与人们亲历事件之间存在着差异:媒介在信息的传递过程中不仅吞噬意义,而且在拼贴意义、制造意义,实际上,它总是在自觉或不自觉中把非真实事件呈现在人们面前,这就是电子时代真实和意义被瓦解的基本方式。
IMG_0931 (2)_副本.jpg
第24粒青稞种子

IMG_0938_副本.jpg
第25粒青稞种子

IMG_0942_副本.jpg
第26粒青稞种子

IMG_0945 (2)_副本.jpg
【第27粒青稞种子】

IMG_0948_副本.jpg
第28粒青稞种子

凯尔纳指出:媒体信息和符号制造术四处播散,渗透到了社会领域,意义在中性化了的信息、娱乐、广告以及政治流中变得平淡无奇……一切意义、信息和教唆蛊惑均内爆于其中,就好像被黑洞吞噬了一样。
第29粒青稞种子

IMG_0957 (2)_副本.jpg
第30粒青稞种子
IMG_0959 (2)_副本.jpg
第31粒青稞种子

IMG_0963 (2)_副本.jpg
第32粒青稞种子

IMG_0969_副本.jpg
第33粒青稞种子

IMG_0974_副本.jpg
第34粒青稞种子

IMG_0978 (2)_副本.jpg
第35粒青稞种子
IMG_0981_副本.jpg
第36粒青稞种子

IMG_0984 (2)_副本.jpg
第37粒青稞种子

第38粒青稞种子

第39粒青稞种子

IMG_0994_副本.jpg

IMG_0996_副本.jpg
第40粒青稞种子

IMG_1018_副本.jpg
第41粒青稞种子

IMG_1011_副本.jpg
第42粒青稞种子


第43粒青稞种子

IMG_1003_副本.jpg
第44粒青稞种子

IMG_1005_副本.jpg
第45粒青稞种子
IMG_1024_副本.jpg
第46粒青稞种子

IMG_1014_副本.jpg
第47粒青稞种子

IMG_1029_副本.jpg
第48粒青稞种子

IMG_1023_副本.jpg

IMG_1035_副本.jpg
第49粒青稞种子

IMG_1030_副本.jpg

IMG_1031_副本.jpg
第50粒青稞种子

IMG_1038_副本.jpg
第51粒青稞种子

我的这件作品中,正是对媒介信息控制社会现象的指证。通过在25米帆布(正反面)上粘贴,拼接,遮蔽,篡改,增减,覆盖这些媒介信息,是通过象征化的手段谋和上述三位哲学家对媒介信息的批判性思维的应景。在被异化的环境中,各种真实、意义和价值的界限早已面目全非的事实予以呈现与批判。
IMG_0462 (2)_副本.jpg
第52粒青稞种子

IMG_0465 (2)_副本.jpg
第53粒青稞种子
IMG_0468 (2)_副本.jpg
第54粒青稞种子

IMG_0473_副本.jpg
第55粒青稞种子

IMG_0480 (2)_副本.jpg
第56粒青稞种子

IMG_0477 (2)_副本.jpg
第57粒青稞种子

IMG_0474 (2)_副本.jpg
第58粒青稞种子

第59粒青稞种子

IMG_0541 (2)_副本.jpg
第60粒青稞种子
IMG_0543 (2)_副本.jpg
第61粒青稞种子

IMG_0545_副本.jpg
第62粒青稞种子

IMG_0540 (2)_副本.jpg
第63粒青稞种子

IMG_0533 (2)_副本.jpg
第64粒青稞种子
IMG_0531 (2)_副本.jpg
第65粒青稞种子
IMG_0526 (2)_副本.jpg
第66粒青稞种子

IMG_0527 (2)_副本.jpg
第67粒青稞种子

第68粒青稞种子

IMG_0520 (2)_副本.jpg

第69粒青稞种子

IMG_0517 (2)_副本.jpg
第70粒青稞种子
IMG_0516_副本.jpg
第71粒青稞种子

IMG_0513 (2)_副本.jpg
第72粒青稞种子

IMG_0508 (2)_副本.jpg
第73粒青稞种子

IMG_0510 (3)_副本.jpg
第74粒青稞种子

IMG_0505 (2)_副本.jpg
第75粒青稞种子
IMG_0507 (2)_副本.jpg
第76粒青稞种子


第77粒青稞种子

IMG_0499_副本.jpg
第78粒青稞种子

IMG_0496 (2)_副本.jpg
【第79粒青稞种子】

IMG_0493 (2)_副本.jpg
第80粒青稞种子

IMG_0559 (2)_副本.jpg
第81粒青稞种子

IMG_0562 (2)_副本.jpg
第82粒青稞种子
IMG_0562 (3)_副本.jpg
第83粒青稞种子
IMG_0565_副本.jpg
第84粒青稞种子
IMG_0568 (2)_副本.jpg
第85粒青稞种子

IMG_0571 (2)_副本.jpg
第86粒青稞种子


第87粒青稞种子

IMG_0577_副本.jpg
第88粒青稞种子
IMG_0701 (2)_副本.jpg
第89粒青稞种子

IMG_0700 (2)_副本.jpg
第90粒青稞种子

IMG_0697 (2)_副本.jpg
第91粒青稞种子

IMG_0694 (2)_副本.jpg
第92粒青稞种子

IMG_0693_副本.jpg
第93粒青稞种子

IMG_0690 (3)_副本.jpg
第94粒青稞种子

IMG_0668_副本.jpg
第95粒青稞种子

IMG_0671 (2)_副本.jpg
第96粒青稞种子

IMG_0677 (2)_副本.jpg
第97粒青稞种子

IMG_0680 (2)_副本.jpg
第98粒青稞种子

IMG_0683 (2)_副本.jpg
第99粒青稞种子
大国政治人物在媒介信息上彼此喊话与妥协,文化圈知识分子间相互攻讦与吹捧,娱乐圈炮制的消费泡沫,“沉默的大多数”的自我麻木等等,都可以从每一粒收到青稞种子的人背后社会关系的媒介信息的提取与生活中本真自我的区别与对立。而一种虚假的媒介文本毫无疑问成了这时代最得力的表征和注解。就像我寄给这100位世人的青稞种子一样,不管是底层人物或者是政府首脑,我们皆湮没在这超级膨胀的媒介信息的海洋中不能呼吸,整个社会彻底沉沦。邮寄青稞种子看似一场诗意的行动,其背后裸露的大千景象不过是一具具个体被媒介信息戕害的尸体,这样的悖论正是这件作品所凸显的意义。

IMG_0684_副本.jpg
第100粒青稞种子

这是对纸媒时代步入黄昏挽歌的致敬,为纸媒时代树立纪念碑和价值尊严的期冀之作。

这件作品最终将以装置艺术和新媒体艺术的形式出现。

这件作品的线性成型步骤
  采集青稞种子(日常化行为)【第一次转向】→邮寄青稞种子(行为艺术)【第二次转向】→收集100位世人媒介信息(12年时间,一种功课)【第三次转向】→在帆布上铺展呈现(物质性特征)【第四次转向】→一件装置作品【第五次转向】(最终展示成品)→新媒体艺术【第六次转向】


岩巢艺术工作室出品
329725536503819700.jpg
扫一扫关注邝老五微信公众号